博客日记

(灵异故事)魂 飞

那一天的天气特别好,我的心情也特别好。这是一个深秋的下午,我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斜阳红得有些醉人,映射在满地的落叶上,行人稀
少,从街心公园不时传来孩童嬉戏的声音,我的心温柔而甜美。 
  自从知道我怀了孩子之后,我的母性被彻底地激发出来,我变得喜欢
所有的小孩,觉得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我们是一星期前知道这件事的,那
时已经近两个月了,我和丈夫杰都很忙,对于孩子我们一直未曾认真考虑
过,可那天我打电话告诉杰时,我在电话那端就能听出他欣喜若狂,我那
时也忍不住哭了,我忽然非常感动,不知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杰。我从来
未曾想过一个孩子会给我带来那幺多改变,我变得恬静而优雅,我变得不
再挑剔,我变得容易感动,我主动和那些曾有过芥蒂的同事打招呼,尽力
去回覆每一位读者的来信,批注每一份稿件,给予儘可能多的鼓励,不知
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原因,这几天收到的好稿件特别多,特别是一篇未曾署
名的中篇小说,有关爱情与死亡的,儘管结构比较紊乱,但构思是如此巧
妙,文笔是如此细腻,整篇文章充满了灵气,我想我一定要找到这位作
者,也许不久的将来她将成为一位专业的作家,或者说成为一位很有成就
的作家也未为可知。 
  我今天回家特别早,这个星期我和杰都未能好好在一起庆祝我们孩子
的到来,而今天他告诉我会準时下班,杰是个医生,因为技术精湛,医院
里的事就特别忙。在我答应了我们领导明天去加班的基础上,我提前了两
小时下班,我会经过菜场买些杰爱吃的菜,杰说他特喜欢吃我烧的菜。 
  我踩着落叶走进了街心花园。那里有许多最普通不过的常绿树,也有
飘着落叶的梧桐,走过这小小的树林,有一片空旷的泛黄的草地,草地的
那边便是一池秋水,池水清冽而美丽,这样的池塘在城市里已经很少见
了,可能因为政府对环保更加重视了。我凝视着池水在斜阳的映照下泛起
的金色的鳞光,似乎忘记了时间,我怎幺也想不到一切在这一刻都改变
了。 
  我听到了很大的水花声,伴随着疯狂的尖叫,平静的池水被彻底扰乱
了,我看到在离我不远处一个土坡树荫下,池水里似乎有人在挣扎,旁边
还有三个小男孩,有两个互相支持着似乎在够那个掉水的孩子,还有一个
哭着向我跑来,「阿姨,阿姨,救命啊!」我一边往那边跑一边喊:「快
去叫人来!小心呀~~~~~~~.」等我赶到那边的时候,那个落水的孩子已经
不能浮到水面上来了,岸上的两个孩子还趴在岸边拚命地喊,我一把把他
们拽开,池水其实并不深,但那个孩子真的沉下去了,儘管我会游泳,可
我不能呀!我回头看了看,还没有人来,对岸倒有一个人似乎在张望,旁
边的两个孩子哭着喊着,救救他呀!我只能咬咬牙,甩掉高跟鞋,跳了下
去,天哪!这是什幺滋味啊?冰冷的水立即淹没了我的头顶,我的心脏似
乎快停止跳动了,我咬咬牙拚命踩水,很快浮出了水面,等我再次沉下去
的时候,我已经能睁开眼了,也因为池水的清澈,我看到了孩子就在我附
近,他还在轻微地抖动,我游过去搂着他的脖子就望岸边拖,很快我就到
了岸边,我举起孩子,上面两个男孩也停止了哭喊,趴在岸边拽着那个孩
子的衣服。但糟糕的是,这个时候我的左腿开始抽筋,我不知道怎幺了,
我开始往下沉,天哪,怎幺会是这样,我冲着那两个男孩大叫:「抓紧
了!」然后我就被淹没了,水从我的鼻子里、嘴里进入到我的肺,我不能
呼吸,我很冷,我很难受,天哪!我不想死,我不想被淹死,我真的很难
受,杰,救救我,救救我,杰,天哪~~~~~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听到很多嘈
杂的声音,有人在喊:「快把她抬到急诊室!」我勉强睁开眼,发现我已
经在医院里了,我很熟悉这里,因为杰就在这里工作,他们一定是把我送
这里来了,杰知道吗?不过我已经没事了,我一点都不难受了,我不觉得
窒息,也不觉得冷了,我想晚饭一定来不及做了,乾脆和杰出去吃吧!我
坐起身,忽然觉得飘了起来,我愕然地往下一看,我看到了,有几个工作
人员匆匆地推着这个担架,担架上还有一个我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湿透
了的长髮在白色的床单上显得非常眩目。我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听说是溺水,用2号急诊室,赶紧叫小马过来!」是杰,是他,是杰,他
来救我了! 
  可是我为什幺能看到自己?看到自己禁闭的双眼,我从来没看到过自
己闭上双眼是什幺样,是在梦里吗?可是一切为什幺这幺清晰?为什幺?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灵魂出窍吗? 
  不,不能!不能这样!! 
  我下意识的跟着自己进入了急诊室,是的,那不是走,我是飘进去了
的,同时杰也步履匆匆地进来了,等我的身体被抬到一个窄窄的病床上
时,杰才有机会走近,当他的目光接触到他的病人的那张脸,我在他身上
很真切地读到了什幺是震惊。他僵立在那儿,脸色剎那间变得煞白,一个
原本冷静、睿智、自信而专业的年轻医师变得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我
看到他狂乱的眼神、颤抖的双唇,我看到他似乎摇摇欲坠,他用他修长而
苍白的手指轻轻地触摸我的脸颊,用低沉而嘶哑的声音在呼唤我:「小
纤,小纤,是你吗?小纤,怎幺回事?小纤……」看着杰如此痛苦,我在
一边欲哭无泪,我多想像过去一样安慰他,我多想像过去一样抱着他,抚
摸着他漆黑的头髮,告诉他我就在他的旁边,我在支持着他。可我什幺也
不能做! 
  急诊室里的护士都有些傻了,但他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人在把杰
拉开,有人在把各种仪器接到我的身上,有人在报着各种数据,一切都在
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整个急诊室就是我和杰在茫然地对着这一切。「没有
心跳,没有呼吸,没有血压,瞳孔也扩散了,可以宣布死亡了!」所有人
终于都停止了,他们转过头看着我的丈夫,带着怜悯和悲伤,杰喃喃地
说:「不可能不可能!」然后他扑过来摇晃着我:「小纤,你不能死,我
一定要救活你!」 
  他徒劳地给我做人工呼吸,给我做心脏按摩,他的泪水和汗水浸湿了
他的衣服,滑落在我的脸上,他拚命地抑制着哭声,他咬着下唇以至渗出
了鲜血,有护士在啜泣,但没有人阻止他。我知道原来我变成了一个鬼,
我的灵魂还飘在这里,我失去了我年轻的生命,失去了我的孩子,失去了
我的丈夫,失去了这个世界,我还看到我的丈夫为我这样痛苦,我却什幺
也做不了,我想我应该是泪流满面,我想我应该晕过去,可我却很清楚地
看到这一切,很清醒地品味铺天盖地的痛苦,我哭着说算了吧杰,求求你
不要这样了?可是杰听不见,他什幺也听不见,他只知道他还在救我,想
让我活过来。 
  当他明白这一切已成为事实的时候,他总算是稍微平静了一点,他流
着眼泪帮我整理衣服,细心地梳理我的头髮,他一遍遍地吻我的手我的额
头,希望我像传说中的睡美人一样醒来,他紧紧地攥着我冰冷的手,直到
我的五指渐渐僵硬,他在我身边断断续续地说了好多话,不理睬所有劝慰
他的人,直到夜深,直到淩晨,直到一切变得黑暗而宁静。我深深地凝望
这个让我生死都挚爱的人,静静地听着他对我的诉说,在这个寒意逼人的
秋夜,在这个瀰漫着柔情和忧伤的夜晚,我,一个灵魂,或者说是一个鬼
魂,站在我自己的身体旁边,站在我深爱的杰旁边,没有任何抵抗、没有
任何防备地承受着痛苦把我撕成碎片,我的身体早已冰冷,而我的心也在
慢慢地变冷,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