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记

Steve Ballmer对快艇「如醉如狂」般的热情正在让后

Steve Ballmer对快艇「如醉如狂」般的热情正在让后

那是上个月末,当鲍尔默正在和自己多年的同事兼好友一起打高尔夫时,他们突然聊起了几天前发生的事。在洛杉矶南部,一个爆满的娱乐中心的舞台中央,这名快艇老闆猛地从他的指挥席上起身,抓起麦克风,大喊大叫般地介绍起了科怀-伦纳德和保罗-乔治这两名巨星前锋。而这个片段也很快地在社群媒体上走红。

「这有点像我们以前的销售会议。」杰夫-雷克斯表示鲍尔默在那时对他说过这样的一番话。「我知道他想表达的是什幺。」在他于2008年离开微软,成为比尔-盖茨夫妇(Bill and Melinda Gates)基金会的CEO之前,雷克斯在这所高科技公司工作长达27个年头,这其中有20年都是直接与鲍尔默共事。他的老闆正以在公司会议上,那种近乎疯狂般的演说闻名于世,那既鞭策着他自己也激励着员工们。

虽然鲍尔默在快艇记者会上的激情澎湃对雷克斯来说不算什幺新闻,但对普罗大众来说这可是出乎意料。「我下台之后。」雷克斯回忆起鲍尔默当时说的话,「科怀对他说,『伙计,我也得给自己灌一点你上台之前喝的「果汁」。』」那种被伦纳德形容为鲍尔默的「果汁」的激情,是真实存在的,他的朋友和同事们都这幺说道。同样的,他那争强好胜的性格也如他的财力一样深远。在微软工作的34个年头里,帮助一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长为高科技行业的巨头,同时累积了超过500亿美金的个人财产,鲍尔默已经对胜利习以为常了。过往和在职的同事们都说,理解当年的鲍尔默是如何在西雅图靠销售软体从而发家致富,是搞清楚他如何在接手快艇仅5年,后者便成为了本次NBA休赛期最大的赢家之一的关键。这支长久以来因管理不善而饱受嘲笑的队伍,如今已成为其他NBA队伍管理层的学习榜样。而这支曾被人们称为「快艇诅咒」的连败所缠身的队伍,如今却是赌徒们眼中的2020赛季NBA总冠军头衔的热门人选。「简单来说,史蒂夫渴望胜利,」 2002至2006年鲍尔默在微软的参谋长,马丁-泰勒这样说道。「这点在他接手了快艇事务之后并没有改变。」鲍尔默争抢好胜的性格早在他还在底特律上中学的时候便开始形成了,那时他的父母们「向他灌输了尽己所能做到最好的强烈思想。」雷克斯说道。后来鲍尔默以一名明星学生的身份被哈佛录取,为学校的男子篮球队统计数据。在20世纪80年代,随着微软逐渐成长,在家乡的球队访问西雅图的期间,鲍尔默也逐渐地与 「坏小子军团」时代的活塞的教练们交好。有些时候,他会坐在赛场上仅离活塞替补席几英尺以外的位置。他自己也会打球,他会与一些执行主管同僚们在一个郊区的健康俱乐部里打上几场晨间临时赛。「他的挡拆做的很好,」泰勒回忆道。「他能命中空位投篮。」作为2000年至2014年的微软CEO,鲍尔默把设计公司产品骨干的软体工程师们当做自己的亲信。为了提高效率,他们的部门进行了特别的设计。「与其他的那些需要领导过大量员工才能获得晋陞的公司不同,最好的程序员,只需要在其岗位上表现杰出,便有机会晋陞到与副总裁相当的职位。」雷克斯说道。作为推销员和数字天才,鲍尔默能够发挥自己的长处,在他不熟悉相关专业知识的领域,例如软体工程,他会安排一支值得信赖的团队,在工作方面给予他们充分的自由并且甚少进行干预。曾经负责微软全球範围的商业运作的雷克斯表示,鲍尔默最大的长处是他能够记住海量数据中所蕴含的模式。他记得在2000年,他与鲍尔默度过了艰苦的一周,评估了一大堆微软在欧洲的分公司。在其中的一次评估中,当时正好是午夜过半,鲍尔默对数据的心算能力和尖锐的提问,揭示了他比公司的管理层们更了解其中一个位于波兰的子公司的账目情况。在他于二月接受的纽约时报的访问中,鲍尔默将自己的管理风格描述为「参与其中,多提问。一般来说人们都会有很好的答案,然后让这些人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而如果他们没有好的答案的话,你就得加大力度。」Steve Ballmer对快艇「如醉如狂」般的热情正在让后

随着鲍尔默财富的增长,他对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NBA队伍的兴趣也在加深。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在密尔瓦基公鹿和西雅图超音速身上做了简单的尝试,他参与了一个正在关注沙加缅度国王队的潜在老闆团体。在2014年,鲍尔默以破纪录的20亿美金从唐纳德-斯特林手上买下了快艇队。斯特林因发表种族歧视言论而被联盟终生禁止到场观看比赛。摆在鲍尔默面前的是一条十分陡峭的学习曲线。「在我刚买下它的时候,我对我所参与的事物并不确定,无论是好事,坏事抑或是丑事。」鲍尔默说道。「我这辈子生活过的所有地方,所有当地的球队里都找不出比快艇运营得更烂的。在他们的老闆里也找不出比快艇前老闆更被人所唾弃的。」首先,鲍尔默并没有完全理解联盟里的30支队伍是怎样安排收入分成的。同样的他也不理解联盟的税务系统。他没有假装自己很了解利用劳资协议来建立一支球队的个中複杂。在交易中吃下垃圾合约的同时获得选秀签作为好处,以期在日后用这些签换来一位巨星?他说他今年才搞懂这样操作的道理,快艇在今年用这种策略换来了乔治。他遵照着他以前的老剧本行事,以便他融入自己的新工作。他以往的经验使得微软免受骨干人才——软体工程师们——被硅谷同行挖角之苦,而这经验也被其沿用至NBA中,他明白成功取决于聘用和留住联盟里最好的球员。要想做到这点取决于让顶尖球员和主管们相信快艇是个有吸引力的目的地——这是球队从未达到过的新高度。要知道前任老闆斯特林以刁难自己的球员出名,同时他为了降低成本只保留了小规模的后勤人员。在过去的5个月里,快艇留住了德高望重的顾问杰瑞-韦斯特,总经理麦可-温格,总经理助理特伦特-雷登和教练道格-瑞弗斯。而这支队伍被伦纳德,今年NBA总冠军赛MVP和自由市场里最顶尖的自由球员看中。在球队与伦纳德的7月1日自由球员会议上,根据到场的其中一人所述,鲍尔默有冲劲的竞争意识给在场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觉得当他拿下科怀和乔治的交易时,每个人都震惊了,但这是一次关于他个人理解的优秀的公开声明,」T泰勒说道。「无论是经营微软还是经营篮球,如果没有最优秀的人才,他们没有待在最适合的岗位的话,你不可能获得成功。」纵观整个联盟,鲍尔默私自为快艇在英格尔伍德以不少于10亿美金的价格建造一座新场馆的计划是引人注目的,只有北美职业球队老闆中最富有的那些才有资格考虑这种生意。同样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另一个计划——在休赛期花费数百万翻新球队在普雷亚维斯塔的训练设施,球队计划在5年内腾空这座仍在斯特林名下的建筑。然而,要想改变人们对快艇的看法,需要的不仅是愿意投资的决心。据球队的员工所说,关键在于,鲍尔默意识到了一些拥有一支职业体育队伍的有钱有权的老闆们不怎幺承认的一点:仅仅因为你能在别的行业获得极大的成功,并不代表你就精通篮球这门生意了。他相信他在球队里的作用,更多的是提出问题。「无论正确与否,大部分有钱人对他的观点会是:『那个家伙,他对事物的看法可能总是对的。』」劳伦斯-弗兰克——球队的总经理这幺说道。「史蒂夫有一个优点,他谦虚的令人难以相信。这种品质在那些获得这种程度的成就的人群中是非常少见的。」鲍尔默或许无法事无巨细地了解如何构建一支球队,但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幺。「总冠军!」弗兰克说道。只有在讨论到诸如生意和科技方面,鲍尔默才会在会议过程中变得特别的突出和苛刻。举个例子,他一直梦想着提高通过软体观看赛事直播的体验,但直到他买下快艇,遇见一支来自南加州大学的正在研究AR软体的研究团队之前,这个想法并未得以实施。「在赛季开始前的一个半月,我们向他展示了我们正在做的所有事情,」拉吉夫-马赫斯瓦兰(Rajiv Maheswaran),Second Spectrum的CEO,在二月接受纽约时报採访时说道:「那个时候史蒂夫说:『我想要明天就给快艇的球迷们提供这些东西!』我们签订了一份协议而我的(CTO)当时乐疯了,他说是因为『我有六周的时间来做成这玩意,赶在赛季开始之前!』」在2014年秋季,开赛夜之前,这件「产品」就已经整装待发了。五年后,快艇和这个公司——鲍尔默是其中一名投资人——一起公布了一项更有野心的计划。一个叫CourtVision的应用程序,它能通过安置在每个NBA场馆的动态捕捉摄影机获取数据,用内置软体处理这些数据之后,快艇便能根据每个观众的喜好向其直播相应的内容。一部分是比赛的实时模式图。另一部分是每个球员在当前位置出手的概率。鲍尔默和马赫斯瓦兰认为这是未来观众观看体育赛事实况转播的新形式。 在今年早些时候,Second Spectrum发布了快艇版的 CourtVision。在这个应用里你可以查阅Second Spectrum的数据,包括一名球员在球场各个位置的投篮命中率。当然,鲍尔默充满干劲的做事方式并不总是有效。他的某些行为给他招致了批评,而他的决定并不总能带来成功。球队激进的推行在英格尔伍德修建属于自己的场馆这一项决议,给他们带来了各种法律事务上的挑战,和来自湖人老闆珍妮巴斯的嘲笑,纽约时报在三月曝光的湖人内部邮件中表明了这一点。在四月,洛杉矶的一座高等法院的法官裁决称,这桩由一个社区团体寻找负担得起的住房所引发的诉讼,可以继续进行。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邻近广场的所有者,继续维持对快艇所管理的公司之一——Murphy』s Bowl LLC的诉讼斗争。后者正试图开发这座新场馆。「快艇正在寻求不立案的前提下双方和解的方式,但并不准备就此让步。」鲍尔默这幺说道。至于篮球场上的部分,快艇尚未成功打进过西区决赛。在正式接手快艇之前,鲍尔默保留了瑞弗斯作为教练和球队总裁的双重身份。但当交易和选秀没有从根本上带领「空接之城」时代的快艇走向成功后,瑞弗斯不再拥有人事变动方面的权力。随后鲍尔默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以期回归正轨,其中之一便是提拔了弗兰克,他是一名前NBA总教练和快艇的顾问,同时也是他的认识中瑞弗斯无比信任的人。瑞弗斯承认这幺做让他能够在专注于执教的同时保持与管理层之间的信任。为了增加这支经斯特林「精心裁剪」过的联盟里规模最小的后勤团队的工作人员,鲍尔默给予弗兰克2016年这一整年的时间,研究体育界中经营得最好的那些组织。一名在联盟里人脉广的经纪人匿名发言称,他「对他们能够组建起如此优秀的球队感到震惊。」上个月,华盛顿巫师的老闆泰德-莱昂西斯向华盛顿邮报表示,他的队伍在休赛期的重建是模仿快艇的。当弗兰克提议一些非常规的行动,譬如挖来运动画刊的撰稿人李-詹金斯(Lee Jenkins)担任管理层人员,或是提议一些有重大风险的行为,譬如用5个选秀签,2名球员和2个互换籤来换取乔治,鲍尔默会提出问题,但会信任他给出的推荐。「我们做的那桩关于保罗-乔治的交易?那确实是『一大口』交易,」鲍尔默说道。「我们确定要这幺做吗?」「人们总问,球队老闆会下决定吗?好吧,每个人肯定都排着队等着下这样的决定。我对现在我们的状况感到非常开心。」这解释了为什幺7月底的鲍尔默在那个娱乐中心的舞台上,挥舞着他的拳头,高声谈论着追逐球队历史上的第一个总冠军。在他的前参谋长的电话嗡嗡作响的时候,他仍在继续激动的发言,辅以手势。有许多人都给泰勒发送了影片的链接。「连我的儿子都给我发了链接,」泰勒说道。「他说:『哇哦,你的前任老闆看起来很激动。』我说:『这还只是星期二,伙计。这就是他。』」